当代工人网站

当代工人2018年第7期  文章正文

办公室自尽

字体:


  丛雨自杀了,在公司办公室上吊。

  很多同事说,无论哪方面,丛雨这人都不错,“就是,就是太内向了一点儿,不爱说话。”过后好几天,公司经理老钱提起这事儿还哆嗦,“我打丛雨的手机,没人接;打单位的座机,还是没人接。我就开车去了。”

  一推办公室的门,老钱差点儿吓瘫。他想把丛雨弄下来,但只他一个人,力气、方法有限,就是弄不下来。公司不大,丛雨住在公司,权且就算打更的,除他没有第二个人。老钱叫天不应,唤地不灵,只能打110和急救电话。警察和救护车来了,大夫给丛雨做了心电图,说不行了。

  警察做笔录;把丛雨遗体拉到殡仪馆……做完这些,已经是凌晨了 ……阅读全文

主办: 当代工人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8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 京ICP证060024